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
[請登陸][免費注冊]
搜 索

政策與市場
未來光伏電站裝機規模的三大支撐因素
出自:太陽能發電網

根據國家能源局最新發布的政策,對于年度新增光伏電站規模的管理方式,將由以往的直接確定年度規模、電價補貼標準,轉變為僅僅確定年度分配給光伏電站的總補貼資金。這實際上把年度新增規模、電價補貼標準的決定權交給了企業自己,只不過需要在總補貼額度之內。

在這一新政下,光伏電站的新增裝機肯定將要受到不利影響。不過,情形可能也沒那么悲觀。

就上述通知來看,每年的補貼額度能夠安裝多少光伏電站是由兩個因素決定的,一個是上網電價,另外一個則是發電量,而后者又由項目的并網時間來決定,每個項目在年中并網與年末并網,其發電量自然是大大的不同。順而推之,發電量不同,所需要的補貼資金當然也不同。

舉個極端的例子,如果所有項目都在當年的12月31日并網,那么其當年的發電量將達到最小化,所需要的補貼資金自然也要最小化。在補貼總資金一定的情況下,這意味著整體的裝機容量將實現最大化。

當然,這種最極端的例子只有從理論上才可能,這里不過是舉例說明一下,如何利用好時間差,可能很重要。

而就大局來看,未來光伏電站的裝機規模能維持多少,可能要取決于以下幾個因素:

第一是地方政府,國家補貼雖然減少了,但如果地方政府能夠填補一下,即便不是全部,但對維持光伏電站的收益率起碼是有利的;

第二,如何增加傳統的火電企業對新能源,尤其是光伏電站的投資積極性,這其中既包括全國層面的五大發電集團,也包括省級的火電企業。

第三,則是光伏制造業企業,在國內裝機規模有可能突降的情況下,這些企業可能重走“垂直一體化”的老路,選擇迫不得已的最后一搏。

“政策漏洞”還是“網開一面”

正如本文開頭所分析的那樣,在補貼標準固定的情況下,一個發電站的投產時間越晚,其當年所需要的補貼也就越少。順之,如果一個光伏電站所需要的補貼額度越少,那么在總額度固定的情況下,所能安裝的光伏電站規模也就越多。

而就這份通知來看,對于競爭性光伏電站的相關信息,需要在2019年7月1日(含)前按相關要求將2019年擬新建的補貼競價項目、申報上網電價及相關信息報送國家能源局。如果以一個光伏電站三個月的施工期來算,于9月份并網后,大概也就只有三個月的發電時間,如果與年初或年中并網相比,無疑相當于安裝規模增加兩倍或一倍。

不過,在上述政策同樣也規定了競爭性光伏電站要明確建設期限。列入國家補貼范圍的光伏發電項目,應在申報的預計投產時間所在的季度末之前全容量建成并網,逾期未建成并網的,每逾期一個季度并網電價補貼降低0.01元/千瓦時。在申報投產所在季度后兩個季度內仍未建成并網的,取消項目補貼資格,并作為各地光伏發電市場環境監測評價和下一年度申報的重要因素。

三大支撐因素

從去年的5月份新政,再到此次出臺的2019年政策,對于光伏電站市場的前景,很難簡單地以悲觀或樂觀看待。

但有一點是確定的,那就是不確定性是越來越多了,以往年份動輒幾十吉瓦新增裝機的現象,很可能將是過去時了。

不過,維持住2014、2015時的裝機容量的可能性,還是較大的,這起碼有一下幾個樂觀的因素作為支撐。

首先是地方政府的支持力度。一個光伏電站的收益率,除與電價相關,同樣也與成本相關。如果地方政府能夠在土地、稅收優惠、融資、各種與備案、并網相關的費用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,無疑有助于降低項目成本,并盡而增加收益率。

其次,與風電相比,傳統的火電企業對于投資光伏電站并不積極。但是,這些企業有一些現在已經在投資光伏電站的企業所沒有的優勢,那就是更多的融資途徑以及相對較低的融資成本。

因此,如何增加傳統的火電企業對新能源尤其是光伏電站的投資積極性,使他們成為新增的投資來源,也是維持行業投資規模的重要途徑之一。

最后,則在于光伏制造業企業了,在國內裝機規模有可能突降的情況下,這些企業何去何從?畢竟,數十吉瓦的制造業產能在那擺著,上百億甚至是上千億的銀行貸款需要償還。在這種情況下,即便有資金鏈鍛煉的前車之鑒,重走“垂直一體化”的老路,可能也是其迫不得已的最后一搏的不多選項了。 

 

0
文章收入時間: 2019-06-17
 
SEMI簡介 | About SEMI | 聯系我們 | Privacy Policy | semi.org
Copyright © 2018 SEMI®. All rights reserved.
滬ICP備06022522號
滬公網安備31011502000679號
福彩3d下期的预测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