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網站地圖
[請登陸][免費注冊]
搜 索

閑話芯情
不向鬧市尋年味,卻往兒時憶鄉間
出自:安琪拉

早起一碗熱呼呼的宜興團子,一白一綠。白色的是蘿卜絲餡兒,送來是2月2日,初嘗咸的很,當時就聽說,放久些會變淡,因此大家做團子的時候都會故意把咸頭做的重一些。時過一星期,口感果然轉到適中,真正奇妙。綠色的有兩種餡兒,一種是細沙,大約吃到過兩個;一種是白糖花生仁兒,今天和昨天吃的都是這。從口味講,我更喜歡豆沙餡兒。團子是米粉揉的,咬上去有剛勁兒,不同于寧波湯團的糯滑。而咬破后一口豆沙餡兒卻又熱又細、勻勻地滑下喉嚨,這剛柔并濟的熨貼滋味,叫人稱心如意。煮團子的湯,不是透明的,而是乳白色,喝起來有幾分堿味兒,總讓我想起童年時每個暑假去宜興鄉間小住,那一碗井水煮出的粥,瞧著略黃,喝著略咸。對爸媽說:團子好吃!他倆說:最后兩個啦。一共28個,綠團子都歸了你!我不無遺憾地問:表哥初二回鄉,還會帶來嗎?——年下做團子,一籠一籠蒸。此味堪回味,欲試待來年。



林在視頻里,要我們多拍些菜給她飽飽眼福。其實童年記憶里鄉間的滋味,除了團子,還有瓜——西瓜,香瓜,菜瓜,水瓜;滾圓的瓜,橢圓的瓜,長條的瓜......

我的父母都是宜興人,爺爺奶奶(當地稱呼“公公親娘”)家在新莊鎮,外公外婆(當地稱呼“舅公舅婆”)家在唐角村,兩地相距不過三里路。每年暑假回去,最常住在小阿姨和小姨夫家,恰好在兩地之間。大約我五歲時候,或許更小些,小阿姨給我一個裝著些饅頭的小竹籃,叫我獨自一個人送到外婆家去。想必我是十分快樂地接受了任務,顛顛兒地奔出了家門,在兩邊都是青綠田野的鄉間小路上一溜兒小跑著。——似乎這個片段在記憶中一直有有,像一只勇敢的小蝴蝶翩躚。——或許是因為我成功地完成了任務,被大人們夸獎了許多年,因此才寫入并強化了這一段memory。

要說瓜,卻道田,扯遠了,言歸正傳。宜興瓜田多。小阿姨家也是蘇南鄉村常見的樓房(而蘇北多為平房,地區經濟差異可見一斑),和鄰居家共一堵山墻,真可以爬過去。這樣的樓房往往是三進,進了大門是一進,就放著些長凳雜物。天井里真有井,家家戶戶都有。再后面我記得一側是樓梯,上去就是臥室;再往后特別有趣,是浴鍋——沒錯兒,就是灶里燒起柴,坐進鍋里去“煮湯”洗浴(下回再表)。樓房后面就是她家的田地,除了種糧食,還種瓜種菜種蠶豆。糧食小孩子不關心,我沖著麥田驚呼“這么多韭菜”,被他們恥笑了若干年。可是我們愛吃瓜,愛摘瓜,愛在夏夜里竹床上放一個大大的西瓜,真可以抱著它取幾分涼意。當地的西瓜有紅瓤和黃瓤兩種。紅的不大稀奇,因為揚州也多;而黃色的因少見而稀罕,又更沙更甜。實際上真正好吃的是香瓜。阿姨在炎炎夏日里照樣下田,她會用帽兜、套袖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,傍晚回來時總會拎著一籃子香瓜,剛剛摘下來的,青中泛著黃、還是黃中映著青?三四十年模糊了形象,沒有模糊的是香瓜沁人心脾的香和甜。阿姨把香瓜浸在井水里洗得干干凈凈,用刀切開,一瓤一瓤,瓜肉時淡淡的青綠,瓜籽卻是一嘟嚕一嘟嚕的金黃,雖然大人總關照我們,瓜籽兒不能吃啊,吃了不消化!可我忍不住還是會咬一口含在嘴里,玩味一會兒再吐出來,其實瓜籽緊挨著的那一層瓜肉才特別酥甜啊!大人的口味和我們不同樣,阿姨就愛吃菜瓜。一長條兒細溜形的,翠綠有斑。咬上去翠翠的,是清淡的滋味。水瓜就胖了,白白的,水分多,更淡了,自然更不得我們的寵愛。

?要說家里有趣的,還數天井里的這口井。家家戶戶,造樓打井,這是根本。井沿上垂著井繩,掛著倆桶,一大一小。城里來的“小江北佬”很好奇,總想去悠井桶提井水。人小力氣小,姨夫來示范,教我吊好小桶,垂下井繩。當桶接近水面的時候,他的手腕靈巧地抖動,桶斜斜卻有力地拍進了水面,一沉滿桶,一吊出井,一氣呵成。我想依葫蘆畫瓢,卻總成了“照虎畫貓”,桶兒凈在水面溜過,濺起幾片水花而已。

己亥初四,新雪。嗅凌波吐蕊,小憶小記。
?

【2019年2月8日,星期五,初四,安琪拉】
?

 

 

0
文章收入時間: 2019-02-11
 
 
SEMI簡介 | About SEMI | 聯系我們 | Privacy Policy | semi.org
Copyright © 2018 SEMI®. All rights reserved.
滬ICP備06022522號
滬公網安備31011502000679號
福彩3d下期的预测号码